ENGLISH 中文版

欢迎来到武汉俊逸包装官网!

武汉俊逸包装
WuHan Junyi Packaging
全国客户服务热线:
027-84478941 / 84478942
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新闻
行业新闻

低碳经济

发布时间:2017/2/14    查看:2841

低碳是一种时尚,低碳是企业的一种社会责任,低碳是人类的自救。低碳经济,作为对人们的生活方式、消费模式以及企业生产经营模式的一种重塑,它意味着人们在能源、建筑、IT、交通等行业内,从管理、技术等多层面进行的不断探索。

  现在你是否依然认为,2009年中“宜家销售的书柜使用了纸做的蜂巢结构板”的消息是一条负面新闻?

  如果是,那么至少有两个事实,可以让你改变这种看法。

  首先,这一做法早已不是“新闻”。宜家早在十多年前就已经在全球范围内开始使用这种以再生纸为原料的蜂巢板。如今,更是不止宜家,国内几乎所有知名家具品牌都已经在家具制品的某些部分使用了同类蜂巢板。

  其次,这条消息也绝不应归于“负面”,因为使用这种蜂巢板产生的“替代”效益是惊人的。每1吨的蜂窝纸材料,可做成30~50立方米的蜂巢板,用以替代同样体积的实心木材。

  根据统计,国内家具行业每年消耗木材有1亿立方米,那么,如果蜂巢板能够替代其中的20%的木材用量,就可以节约木材2000万立方米,也就意味着1200多万吨的二氧化碳减排量。而且,蜂巢板的特殊结构(类似蜂巢的六边形空心结构)与实心木材或板材相比,成本可以降低30%以上。在消费者最关注的家具强度上也无需担心,制造商可以通过增大或缩小六边形的大小从而达到相应的标准要求。

  但好东西不见得就容易被公众接受。

  “这些应用在国内一直不敢宣传,一旦见诸媒体往往就成了负面新闻。”荷力胜蜂窝材料集团董事长王文明对此也很无奈。荷力胜公司成立已经十年之久,如今每年在国内家具行业售出的蜂巢板已经达到了1万吨;在包装行业,则与海尔、美的等多家企业展开合作。为了打破人们固有的成见,荷力胜还在2009年11月的“绿色包装与低碳经济论坛”上,参与组建了一个“绿色包装产学研与服务联盟”,力图通过低碳概念真正扭转人们的观念。

  事实上,蜂巢板的这种遭遇大抵也反映了低碳经济整体的现状。它一方面是对传统经济模型的再造,另一方面也是一种新兴经济的初创。在这一新经济的发展初期,谋求舆论好评的伪善和固守原有消费常识的质疑必然掺杂其中。

  人们可以高调宣扬个人购买碳减排指标的行为,私下里却没几个人愿意为低碳产品额外付费。比如英国航空公司就在过去4年里提供碳补偿项目,发现只有3%左右的顾客会购买。厂家可以在充满煽动性的广告中宣称自己电器的能耗有多低,但在产品包装等环节上却受制于原有利益链条又走向了其广告效果的反面。一些本土汽车厂商们口口声声要崛起要超越,但在环保料件的选择上,却总是要看到国外大佬们先行采用,自己才敢于邯郸学步。

  低碳经济,作为对人们的生活方式、消费模式以及企业生产经营模式的一种重塑,它意味着人们在能源、交通、建筑、农业、材料等行业内,从管理、技术等多层面进行的不断探索。

  2009年12月19日,哥本哈根会议也像两年前的巴厘岛会议一样,拖延一天闭幕。没有达成具有法律约束力协议的结果,虽然让很多环保主义者和政治家们难掩失望,但是“低碳经济”已经叩响了所有企业的大门。

     虽然哥本哈根世界气候大会上出现了尴尬,但世界对于低碳经济的渴望却早有共识

  能源业的“新欢旧爱”

  2009年11月24日,当挪威公主梅特·玛丽特微微动了一下手指,按下红色按钮,一台泵机就发出轰鸣声,将斯卡格拉克海峡的咸水和附近一条河里的淡水压进一组白色钢筒之内。接着,离此几公里远的一个红砖小屋里,涡轮机开始运转,电流产生了。

  这股电力是靠一种被称为“渗透能”的全新方式产生的。一些公司希望靠这种方式能够产生挪威全国10%的用电。

  放眼全球,这种对新型清洁能源的追求进行得正如火如荼。从风力强劲的阿拉山口,到烈日炎炎的美国驻阿富汗军事基地;从巴西一望无际的甘蔗林,到国内超千亿元投资的三峡工程。风能、太阳能、生物燃料、水电等多种新清洁能源已经得到各种资本和各国政策的热烈追捧。

  在2008年,全球清洁能源领域的投资总额达1550亿美元,与2004年的300亿美元相比,投资额在4年内翻了5倍之多。其中,风电和太阳能吸引到的资本和关注最为集中,2008年全球在风电领域的投资达365亿欧元,其中,单美国一家的投资额就有170亿美元。

  青云创投作为专攻清洁技术的一家风投机构,把清洁技术市场分为可再生能源、能效管理、新材料、可持续交通、可持续农业、环境保护、碳交易等多个领域。其在过去几年中投资的挪宝新能源 、真明丽 、桥联风电、中盛光电等多家企业分别覆盖了地热、LED、风能、太阳能等多个领域。

  源源不断涌入的资本加速了这些行业的洗牌过程。根据青云创投的数据,国内与太阳能相关的新兴企业一度达到500多家,而在2008年过后,其中的300多家已经销声匿迹。而当2010年到来之后,风能行业的洗牌也将愈演愈烈。

     借低碳经济的东风,西门子说,“在金融危机时期,绿色产品和解决方案对其业务起到了稳定作用”,但是,新型清洁能源的快速发展在短期内尚未改变全球的能源格局。

  根据BP公司在2009年发布的世界能源统计,2008年内,全球的风能和太阳能装机总量分别上升了29.9%和69%,双双超过十年平均值;但需要注意的是,煤炭的3.1%消费增长速度虽然低于十年平均值,但依然是连续6年来全球消费增长最快的燃料。即便到2020年,世界上2/3的电力仍将来自火力发电厂。

  这种能源消费格局指明了“低碳经济”的重点所在,即在发展新清洁能源的同时,更要通过清洁技术来提高传统能源的效能。IPCC(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和国际能源机构都曾指出,约90%以上的人认为二氧化碳排放是化石能源消费活动产生的,而传统能源行业要实现“低碳”所需要的投资可能还要远超目前新清洁能源领域的资金量。据估计,到2030年,全球在提高能效方面的总投资需要达到8.3万亿美元。

  当“低碳”能源生产出来之后,如何同样“低碳”地输送到用户端同样关键。以火电为例,目前国内火电发电过程中,有60%的能源白白损耗掉了;而在送电过程中,又有另外的7%损耗掉。所以要想做到真正的“低碳”,意味着从发电到输配电到用电整个流程要一起用力。这其中,像智能电网、特高压电网等技术手段都在迅速发展之中。代表美国家电业的行业组织美国家用电器制造商协会已经在哥本哈根会议期间发布了一个智能电网所要遵循的基本规范。

  行行出“低碳”

  2009年年底的哥本哈根街头,骑自行车上街的人群中加入了很多位来自中国的企业家。万科王石、万通冯仑、锋尚张在东等房地产业界的几位老总发现了推出 “低碳建筑”的可能。

  王石说,按照中国房产市场的销量,如果开发商对商品房进行统一精装修,每年将可以减少1000万吨的建筑垃圾。万科在接下来的几年将以此为方向做出努力。而像锋尚,早年就以“告别空调暖气时代”在业内独树一帜,去年则提出“输出节能产品开发的技术和管理”的定位。

  在建筑领域实践低碳经济的空间是巨大的。据测算,现在我国平均单位建筑面积采暖能耗为发达国家新建建筑的3倍以上。如果不采取有力措施,到2020年中国建筑能耗将是现在的3倍以上,耗能将达到10.9亿吨标准煤,换算成电力,比三峡电站34年的发电总量总和还要多。

  很多知名企业也已通过自建的绿色节能大楼为“低碳建筑”树立了标杆。比如西门子、百事等公司在中国纷纷建立了节能大楼。在望京街区的街角处,西门子中国总部大楼不但拥有一个弧线优美的玻璃幕墙,同时通过顶层的智能气候中心,可以根据对太阳辐射强度的感应来控制每层窗帘的自动升降,根据感应人员的存在开启或关闭办公区域的电灯。通过这些智能措施,可以实现节能三成左右。

  对建筑节能等具体项目的“低碳”追求除了引发了对新技术产品的出现之外,还催生了“合同能源管理”这种新的商业模式。这种模式的特点是,用户不再直接购买节能设备,而是由设备生产商或第三方的节能服务公司,将节能设备和服务租给客户,从客户那儿分享节能的收益。比如国内一家名为惠德时代的公司,在实际运作中,不但赢得了与老资格锅炉工的节能比赛,而且已经获得了人保财险总部大厦等不少节能管理订单。

  与“低碳建筑”类似,低碳经济也正在以多种方式在IT、交通等其他多个行业中“开花结果”。IT企业天生对各类新概念非常敏感,在推动这一目标上则各有所长,比如思科宣称,可以通过像网真这样高清晰度的远程IP视频会议产品来减少航空旅行次数,仅思科公司自己,目前通过网真技术,就已减少了1000多万立方米的碳排放量。IBM更是新能源领域的积极参与者,推动智能电网建设,在中国对新奥集团等一些企业进行了战略投资。戴尔也表示,目前正在设计中的新产品计划在2010年推出后,可以比现今的系统节省高达25%的能源。雅虎公司则在几年前就有了自己的气候变化及能源战略总监。从芯片到外部设备,从虚拟化到云计算等技术似乎都被看作实现“低碳经济”的良方。

  在“低碳”交通等其他领域中,虽然在定义、标准上还有不少争议,但来自政策和资本的支持一直在推动着相关技术不断前进。比如在新能源汽车方面,在镍氢电池之后,像丰田等公司已经集中资源投入到下一代汽车动力锂电池的研究之中,国内的比亚迪也已经生产出了自主研发的锂电池汽车。以大众为首的德国轿车企业,正极力推动中国政府为清洁柴油汽车的大规模上市铺平道路。未来,柴油电力混合动力轿车的研发上市亦将把交通领域的“低碳”目标再次提升。

     几乎所有的世界汽车制造大厂,都把新能源汽车的研制生产列入了自身的核心战略发展规划从低碳企业到低碳星球,不管涌入的资本曾经有多少,也不管企业对技术和社会责任的追求多么看重——在目前的经济形势下,低碳经济事实上并未处在一个最好的发展时期。

  回顾近两年的低碳经济,虽然也有很多新兴企业顶着“低碳经济”的概念风光上市,像西门子这样的老牌公司也宣布“在金融危机时期,绿色产品和解决方案对其业务起到了稳定作用”。

  但同样值得注意的是,因为低碳经济对前期资本投入的较高要求,导致在经济危机来临之时,受到的影响也比较大。比如苏格兰皇家银行、富通等遭受危机打击最严重的一些银行同时也是低碳经济中最大的资金来源。像英国石油公司(BP)虽然在2000年就试图将其与和清洁能源联系在一起,但到了2009年,其相关的投资额却从2008年的14亿美元下降至5亿~10亿美元,同时还转售了部分可再生能源资产。壳牌石油公司也承认,风能与太阳能“在与新的组合项目争取投资机会的竞争中步履蹒跚”。此外,像云计算等一些看上去可以降低二氧化碳排放量的新技术也在受到质疑;一些新能源虽然符合了低碳要求,但成倍增长的运营费用直接导致其走向市场时难以立足。

  从另一角度看,人们对哥本哈根会议的严重关注,其实也说明了一个最大的问题,即政府在低碳经济中的角色至关重要。低碳经济就像一个出生的婴儿,生存技巧不成熟、需要解决的问题却很多,它需要政府出面“扶上马、送一程”。

  事实上,各国政府对低碳经济的支持都堪称卖力。比如欧盟执行机构欧盟委员会(EC)在2009年表示要在未来十年筹集500亿欧元,用于发展太阳能和煤电厂碳捕获与存储。美国能源和财政部也曾宣布,对洁净能源设备制造商将给予23亿美元的税收减免优惠。2009年12月24日,SAP公司、夏普株式会社、株式会社日建设计、日本惠普株式会社、三井不动产株式会社、e-Solutions和一般社团法人未来设计中心(FDC)等公司在日本东京共同启动了由日本向全球辐射的智能型城市项目(Smart City Project)。

  在国内,从2009年3月起,中国各级政府更是向太阳能公司提供了诸如免费土地使用权和研发资金等的巨额补贴。在新能源汽车上,相应的技术政策和补贴规定据称将在2010年初正式颁布。在地方上,从东滩这一世界首个低碳排放生态城出台之后,包括广洲、香港、北京、上海、深圳等一线城市以及南昌、保定、合肥等二线城市纷纷宣布开展低碳城市试点项目。

  当整个人类社会都在转向低碳时,或许,需要所有个人、企业和政府谨记的是,如果不能把低碳经济持续推行下去,别说在这个星球上“诗意地栖居”,可能“蜗居”亦不可得。

  名词解释

  低碳经济

  (Low-Carbon Economy;LCE)

  是指一个经济系统只有很少或没有温室气体排出到大气层,或指一个经济系统的碳足印接近于或等于零。低碳经济实质是能源高效利用、清洁能源开发、追求绿色GDP的问题,核心是能源技术和减排技术创新、产业结构和制度创新以及人类生存发展观念的根本性转变。